失联客机调查正接近真相

2014-03-24 微说说

image

     马航MH370航班失联进入第17天,在今天下午17:30举行的马来西亚官方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哪些新的信息,我们为您梳理了以下要点:

1. 搜寻的海域扩大18万海里;
2. 在相关海域找到漂浮碎片,正在分析漂浮物是否与客机有关;
3. 来自日本航机加入到搜索中;
4. 法国卫星拍到疑似漂浮物;
5. 正在对比分析中法卫星图像;
6. 闭门会议已向家属同胞搜索信息;
7. 跟美国有进一步的合作;
8. 最快将于明天打捞疑似物件;
9. 将继续调查已有航空通讯资料;
10. 再跟法航失联447号航班工作组人员联系,寻求帮助;
11. 副机长与机长之间对于航班路线的影响不能妄加猜测;
12. 未发现飞机上有争斗迹象;
13. 澳洲天气海况不利搜索,暂无法打捞碎片;
14. 马来西亚警方已经调查问讯超过百人,明天总警长将出席发布会,就调查进展作进一步说明。
     中国伊尔-76飞机在南印度洋海域发现两块白色疑似漂浮物
     今天上午,在南印度洋海域上空进行搜寻马航失联客机工作的中国伊尔-76运输机机组人员在海上观测到白色漂浮物,”雪龙”号科考船预计25日4时抵达该海域。
     澳军机发现两疑似漂浮物
    此外,澳大利亚空军P3军机在今天北京时间11:45左右在原定搜寻海域发现两个疑似物件。一个是灰色或绿色的圆形物体,第二个是橙色长方体,这一发现与此前中方军机发现的疑似物体不同,澳海军成功号正在现场寻找这些物件,未来数个小时,最晚明天早上就能够打捞上来。
     中法澳分别发现四处可疑漂浮物
    24日,我国发现的可疑漂浮物位置在澳方所发现物体的西南约120公里处,东经95度11分,南纬42度55分。
    22日,我国观测到的在南印度洋海域有长约22米,宽约13米的疑似漂浮物,具体位置在东经90度13分,南纬44度57分,距澳大利亚公布疑似物位置南偏西120公里左右。
    此前,澳大利亚发现的可疑漂浮物,在珀斯西南约2500公里处,疑似物坐标为东经90度57分,南纬43度58分。
    此外,法国外交部发言人纳达尔23日发表声明说,法国一卫星利用雷达回波在距澳大利亚珀斯约2300公里的印度洋区域也发现了可疑漂浮物。但是声明中没有说明具体的精确位置。
    据了解,法国已将数据提供给马来西亚政府,而法方也已决定调动更多的卫星资源,继续在该区域进行寻找。
【深度解析】
         
      截至3月19日,世界航空史上罕见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航班失联事件已进入第12天,目前有26个国家在帮助搜寻飞机的下落。同时,来自中国、美国、法国等国家的专家也在协助马来西亚方面调查飞机失事的原因。
  调查的最新进展表明,飞机很可能是被劫持。疑点开始聚焦在驾驶这架飞机的机长和副机长身上。
  专家一致认为,飞机改变原定航线、机上应答机的关闭、把飞机拔高到极限高度后又迅速下降到7000米高度,以及最后失去飞机信号前的航路等情况来分析,操纵这架飞机的人必须有丰富驾驶经验,对波音777机型和周围环境很熟悉。因此,机长扎赫里和副机长法里克嫌疑最大。
 
机长家的模拟器仍在被调查中
 
  连日来,在马来西亚,扎赫里的关注度持续升温,成为媒体谈论的焦点。
  马来西亚警方15日下午在总理发布有关客机有被劫持嫌疑的新闻后不到两小时,就立即对扎赫里家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搜查。次日,警方又再次对扎赫里的家进行了搜查。警方说,他们已搜走了机长扎赫里家中的一套飞行模拟器。目前正在重新组装这套模拟器,以查看当中有没有不正常的信息。
  马来文报刊《每日新闻》的一篇报道引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国防情报员的分析称,MH370失踪可能跟去年2月菲律宾南部信奉伊斯兰教的苏禄军入侵马来西亚沙巴州的事件有关。苏禄军是菲律宾苏禄族武装。建国于1457年的苏禄苏丹王国,曾经拥有沙巴部分主权,但是经过西班牙和美国的占领和统治,沙巴加入马来西亚,并且受联合国承认,然而苏禄苏丹王朝的后裔一直不断要求菲律宾政府向马来西亚政府索回沙巴主权。该名情报员声称,马航的机师当中的一些人是信仰什叶派教义的。而扎赫里本人曾在菲律宾接受飞行训练。
  扎赫里也是反对党的坚定支持者,于去年1月23日加入马来西亚最大反对党公正党。扎赫里就在他登上MH370客机前几个小时,还出席了马来西亚上诉法院对反对党联盟领导人安瓦尔的审判。
  本月18日,本报记者采访了扎赫里的朋友——人民行动党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他说:“据我所知,扎赫里不会置乘客和飞机与危险之中”。西华拉沙说,他是于2013年4月认识扎赫里的,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见过十多次面。他认为,扎赫里是一个社交能力很强的人,性格非常温和,很容易相处的人。他并不同意媒体对于他是一个“狂热政治分子”的报道。
  西华拉沙说:“扎赫里经常匿名为一些贫穷孩子做义工,这些信息是我从另外一个朋友那里知道的,他就是如此善良的一个人。”关于扎赫里是否与马来西亚反对党领袖安瓦尔有亲属关系时,西华拉沙说:“扎赫里和安瓦尔的关系非常远,就像是祖父的兄弟的儿子或其他的关系那样,真的很远。”
  不过,马来西亚《星报》18日报道称,安瓦尔承认扎赫里与他的女婿有亲属关系。
  飞机失联事件发生的前一天,马来西亚上诉法庭推翻两年前高等法院对安瓦尔鸡奸罪一案作出的无罪释放的裁决,重新判处安瓦尔5年徒刑,后因交了保释金被释放。
 
“可疑”乘客逐一排查
 
  与扎赫里一样,目前,副机长法里克也是失联客机事件中的关键人物。法里克现年27岁,是一名地方政府高官的儿子,他的女友是一位飞机驾驶员的女儿在马来西亚最大的亚洲廉价航空公司工作。他们已定了婚约。,客机在3月8日凌晨失联前,驾驶舱与地面航空控制中心的最后通话是“一切都好,晚安!”。马航方面17日证实,这个最后通话是来自客机副机长法里克。至于法里克当时是否处于压力之下说这话的,马方表示,这仍需要进一步调查。
  虽然两位机长有巨大的嫌疑,但目前仍没有硬证据来确定就是他们的所为。那么,是否有与乘客相关的恐怖主义行径?马来西亚代理交通部长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在乘客当中,焦点放在机上任何可能拥有飞行知识的人士。
  在此次失联航班乘客中只有一人是真正懂飞机驾驶的。他就是29岁的莫哈末凯鲁。凯鲁是马来西亚人,在瑞士一家名叫Execujet Aviation Group的私人租机公司工作。这名了解调查进展的警官说,正在调查凯鲁和其他机组人员及乘客。
  凯鲁的父亲沙拉莫奥玛尔透露,凯鲁拥有一个女儿,最近在吉隆坡外围地区买了一套房屋。他与其他家人原本要在这个月来看凯鲁的新家,但是凯鲁上周告诉他,他需要去北京工作,因此要求他们改期。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通话。凯鲁的父亲说:“凯鲁工作表现出色,也是一位好儿子。他一个月至少来探望我们一次。”
  机上的中国乘客当中有一名来自新疆的维吾尔族画家,有些报道也将疑点指向他。但18日,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说,调查已表明,中国乘客中参与劫机或恐怖行为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
  此外,飞机出事不久,发现有两人持别人护照登机的伊朗人,但国际刑警组织和马方的调查也基本排除他们的恐怖分子嫌疑。
 
几乎请求所有东盟国协助
 
  在调查马航失联客机事件的过程中,有报道说,飞机航向的改变是有人将设定好的飞机电脑程序进行了篡改。这种篡改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飞机上进行的,另一种可能是在飞机起飞前就被篡改了。但篡改飞机上电脑程序的人必须事先就很了解该机原有的电脑程序。
  马来西亚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指出,在马航MH370客机失踪超过一周以来,未曾有任何组织或个人向马来西亚或其他方面提出要求,以致调查无法确定这到底是劫机行为还是恐怖主义行动。他说,“要从4个角度来调查,所有可能也不会放过。”这四个调查角度分别是:恐怖袭击、蓄意破坏、乘客和工作人员的精神问题,以及个人问题。
  目前,随着调查的推进,对失联航班的搜索工作仍在进行。
  马来西亚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1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过去24个小时里,马来西亚正同其他国家一起努力缩小马航失联客机的搜索范围,重点放在:搜集卫星监测信号,分析雷达监测数据,增强空中和地面搜索力量和增加相关专家数量等四个方面。他介绍说,整个搜救行动依然由马来西亚方面协调,参与搜救国家已在各自国内或已达成共识的搜索区域加强了行动。
  谈到南北走廊的搜索问题,希沙姆丁说,已将两个走廊各分成7个四方形区域,每个区域长宽各400海里,面积16万平方海里,整个搜索面积共224万平方海里。
  这位马来西亚高官透露,马方已联系了每个能获得卫星数据的国家,并已请求几乎所有东盟国家提供进一步的空中和地面搜索协助,包括使用深海探测设备,及请求一些国家对军用雷达数据再次分析等。
  希沙姆丁还介绍说,马来西亚海军在南走廊地区的搜索力量已有两艘船只和两架直升机,18日又向那里派出两艘船只。此外,马方还向印度尼西亚附近派出了两架飞机。美国、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也已派出或即将派出搜索船只和飞机前往南走廊。
  马来西亚外交部长阿尼法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马方已向北部和南部两个区域内的国家分别发出外交照会,并得到这些国家的很好回应。
 
马来西亚缺乏应对经验
 
  不过,尽管马来西亚对失联航班的搜救以及对事件的调查持续进行,但其缓慢的步伐已令舆论不满。
  有媒体刊登社论,批评马来西亚政府在处理马航MH370航班失联事件中缺乏透明度。社论说,马来西亚政府对搜寻失联马航班机的处理“混乱而令人困惑”,在航班失联的具体时间方面提供了不准确乃至矛盾的信息,这种做法对马来西亚没有一点好处,还给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的亲友带来无法估量的痛苦。
  不可否认,马来西亚当局在事件发生7个小时后才发布飞机失去联系的信息,之后又发布了一些混乱的相关的信息,这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宝贵的搜救和调查工作的及时、有效地开展。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舆论认为,马来西亚政府缺乏危机处理的经验和应有的机制。马总理纳吉布前政治秘书胡逸山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表示,马航客机失联事件在世界航空史上恐怕都是少见的,不仅在马来西亚、在本区域乃至世界范围内都可能是头一回发生。
  他说,事件发生后,尤其在前几天,马方在处理该事件的过程中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马来西亚国内的一些官僚主义和山头主义导致了各部门在对外发布消息时口径并不一致,这确实造成了信息的相对混乱,这说明马方缺少处理重大突发事件的经验。
  外界认为,从这一层面而言,由于经验不足、技术力量薄弱和事件本身的复杂性,马来西亚政府对该事件处理有些混乱和迟缓,也可以理解。
  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在谈及事件发生以来信息的混乱和谣言四起问题时说,造成这种情况有多个原因:一是此次事件为人类民用航空史上罕见,非常复杂;二是马来西亚独立以来从未发生过这样的重大事件,应对能力和经验有所不足。他还表示,马来西亚政府从一开始就尽全力应对,因此对马方的表现要客观评估。
 欢迎关注《微说说》:重大新闻深度报道解释性新闻皆入视野,养生健康行摄天下微博微信营销亦是话题。搜微信号:weishuoshuo321;或查找微信公众账号:微说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