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的爱情,看完就知道什么叫人心隔肚皮了!

我叫岑婧,今年26岁,典型的物质女人,大家都说我很美,我也善于利用这点。伪装是我的必修课,在所有人眼里我是个近乎完美的女人。乔炜是我所认为我见过的 最好的男人,于是我不择手段把他从女友那里抢了过来,当我成功的时候,我并不开心。从小到大 ,我几乎没有女性朋友,因为几乎每个朋友所心仪的男孩子只要被我所认识便无一不臣服于我的石榴裙下,所以我的朋友一个一个地离开了我。无所谓啊,我一点也 不寂寞,每天得忙于应付那些男人。

工作单位干不下去了,我的顶头上司是个30岁的老处女,长得倒不难看,只是凶巴巴的让人难以忍受,尤其 是她见不得漂亮女人,我感觉自己的工作量越来越大,于是干脆辞职了。顶头上司的上司劝了我半天,甚至说要给我换部门,让我做他的秘书,但我一看到他的地中 海和腰满肠肥就一阵倒胃口,坚决地辞了职。

丢了工作,反而更忙,那些有钱的公子哥一天无所事事,就知道吃饭花钱,看我没事,就全天缠着。很 想休息,但这些人还真是得罪不起,我也不想惹事。很快我就有了新工作,悠闲体面待遇高,我很满意,什么工作能力吃饭都是虚的,这年头,有个漂亮脸蛋比什么 都强。我的职位其实就一闲职,每天陪那个名誉总经理出去应酬,经常得到很多昂贵的衣服,出入豪华酒店,大家表面上客客气气,彬彬有礼,我已经习惯了,麻木 了。林洁是在新单位认识的女孩,比我早去没多久,很纯的那种,活泼开朗,青春活力,让我很羡慕。在我印象中,我似乎没有年轻过,我很早熟,我一直以一种很 优雅的姿态出现在别人面前,我很现实。

偶尔林洁会来找我,她说很羡慕我,她觉得她缺少的就是我身上这种女人味儿,她好像自己快点成熟。我莞 尔,傻孩子,珍惜自己的青春。 林洁像个孩子,对我很崇拜,而我也觉得跟她在一起会年轻一点,所以我们经常在一起。其实乔炜是我先认识的,在一次晚宴上,只是我并没有想要自己固定的某属 于一个人,所以并不是很刻意眷顾他。在我印象中,乔炜和一般公子哥儿没有什么区别,西装笔挺,英俊潇洒,我喜欢但并没有特别的感觉,那时候我正为一个流浪 歌手痛苦着。那次晚宴上我穿了一件黑色拽地晚礼服,我知道自己很吸引眼球。

随后的舞会有很多人请我跳舞,包括乔炜,只记得乔炜说你今晚是最 漂亮的。我没有什么特别感觉,这种话听得太多了。 有一次晚宴上,我带上了林洁,是她要求的,她从来没有参加过,很好奇。我把自己的衣服借给她,给她化了淡妆。镜子里两个人,一个是牡丹,一个是百合。那晚 林洁抢了我不少风头,大家见惯了美艳动人型的,看见亭亭玉立的林洁,感觉很舒服。就像我自己的感觉一样,她让人感觉年轻.林洁很拘束,甚至在慌乱中把酒洒 在别人身上,尴尬的满脸通红。我跑去解围,里面大多数人我都认识。走进一看,原来是乔炜。乔炜并没有怪她,人家是绅士嘛,在美女面前自然更不会有不良表 现,反而是林洁像一只惊慌的小鹿,不知所措,那样子很惹人怜爱.舞会结束后,是乔炜送林洁回家。以后每天都可以看到林洁桌子上一大把的百合花,每天都会有 宝马来接林洁吃饭,林洁成了大家羡慕的对象,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流浪歌手走了,我的生活又恢复正常,我继续过着以前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关于流浪歌手的 事情,只有林洁知道,所以她经常陪我聊天,替我解闷。

林洁俨然一个恋爱中的小女人,整天跟我唠叨乔炜对她多好 ,乔炜去过很多国家,乔炜会弹吉它唱歌很好听,乔炜半夜接到她的电话给她买宵夜, 乔炜……乔炜…… 突然之间,我有些嫉妒林洁,先认识乔炜的是我,为什么得到她的不是我啊,这么好的男人,难得的是他出身名门却无骄奢之气。我比林洁美,这点我很自信,但我 却没有被人这样的宠过。我的所有男朋友都会带我去很豪华的场所,给我送很名贵的礼物,但却没有人会在半夜给我送来一份宵夜。嫉妒,疯狂的嫉妒,乔炜应该是 我的,他应该是对我这样好才对,我只是没有对他有所表示他才会转移目标。看着兴高采烈的林洁,我突然平静了,小丫头,先让你高兴两天,以后你就会知道什么 叫男人。周末的时候,我约上林洁去游泳,告诉他叫上乔炜,而我会带上男朋友。当林洁兴高采烈的带乔炜来见我时,却发现我是一个人。我告诉她,我男友临时有 事,不能来了。单纯的林洁怎么会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叫任何人呢.当我穿着特别挑选的泳衣出现时,我看到乔炜眼睛亮了一下。这在我意料之中,这件泳衣很能展示 我傲人的身材,就连林洁也大叫好美啊。我还是以我优雅的姿态面对他们,万人迷不就是这样么.乔炜毕竟不是一般的男人,不是我跑个媚眼勾勾手指跑来献殷勤来 的那种,要不然也不会对林洁这种小丫头下功夫了,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林洁,我想如果不是我的介入,他会娶林洁。

林洁当然不会知道我正在 盘算她,也不知道乔炜心理的变化。其实我很清楚,乔炜这种在国外待过的男人很尊重女性,他不会脚踩两只船,就算他真的对我动心,也会在跟林洁结束后才来找 我。对我来说,越有难度我越喜欢挑战。乔炜,我要定了。我小时候专门学过游泳,我漂亮的蝶泳加上性感的泳服,真的像一只花蝴蝶,乔炜对我说,你真让我惊 讶。我笑笑,假装对他冷淡.那天结束后,我对乔炜说,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我的宝贝妹妹就交给你了。林洁说姐你怎么了,我让乔炜送你回去吧。我假意推 辞,更激发了他们的同情心。最后乔炜给林洁打了车,他送我回公寓。其实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早就在公寓里点上了几根朋友从印度带来的香,据说可以使 人蠢蠢欲动.乔炜一进我的闺房就说,好香啊。我笑笑,谢谢你,时候不早了,不留你了。这样会给乔炜留下我洁身自好印像。乔炜说,那好,我先走了,有事给我 打电话。说完留了张名片给我。我假装你不经意的将它扔在茶几上,优雅的说声慢走。我知道,男人是一种很有征服欲的动物,你越是在乎他,他就越不在意你;你 越是对他若即若离,他就心痒难耐。但对于乔炜,我还没有那个把握。

送乔炜出门的时候,我身子一歪,就晕了过去,当然是假的。乔炜一把抱住 我,送我回了书房,他身上有好闻的古龙水,清新自然,那一刻我真的希望就这样一直躺在这个怀抱中。可能是印度香的作用,我竟然泪流满面,乔炜吓坏了,你很 难过吗?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我拉住乔炜,不要,你陪我说会话就好了。 乔炜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幸福的女人,谁知你也这么脆弱。我知道,我的脆弱激发了他的保护欲望,成功地开始。于是我开始声泪俱下的诉说我悲惨的童年,职场 的艰辛和作为女人的不易。乔炜摸摸我的头发,我怎样可以帮助你?哼,愚蠢的家伙,他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我一想到他也用这种口气对待林洁就很烦躁,我 甩开他的手,你走吧,去保护好你的林洁就可以了。乔炜愕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说错了话。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平日苦心伪造的面具不在了,吓了一跳,立刻换上优雅 的笑容。乔,没事,我刚才跟你讲的都是瞎编的故事。其实我讲的就是瞎编的故事,但乔炜却更相信那是我内心的故事.我对乔炜说,我们喝一杯吧。乔炜不置可否。

我有很多红酒,有一部分是朋友送的,有一部分是自己买的。我放起悠扬的乐曲,倒出红酒,和乔炜共饮。毕竟是行家,乔炜知道那是好酒,酒 逢知己千杯少,我们喝了不少。但乔炜怎比得上我在酒场多年的打拚,他已经有点醉意时,我还很清醒。他说了很多话,说我很漂亮,我比林洁更适合他,林洁什么 都不会,他像个爸爸一样宠林洁,他很累。他抱着我跳舞,说你的腰好软,你跳得真好,林洁就不会跳,爸爸妈妈也不喜欢林洁。我知道乔炜并不是真的已经爱上我 了,只是酒精和香的作用让他觉得这时的我就像是仙女下凡。突然间我很犹豫,我这样做对吗?不过过了今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了。我瞬时作了决定。我把 我和他的手机都关了。我继续灌酒给他,直到他醉得如一潭烂泥,我把他扶到我的床上,脱掉了他的所有衣服。我丝毫没有睡意,毕竟自己在做一件违背良心的事。 我冲了澡,穿着睡衣在阳台上抽烟,一根接一根。到天快亮的时候,我脱去了自己的衣服,钻到了被子里。

乔炜醒来时也推醒了我,问我怎么回事。 我假装委屈得看着他,你自己做的事情还要问我。我起来对他说,你走吧,没人要你负责,昨天你喝得太多了。突然门铃响了,我知道是林洁,她一夜没有打通电 话,自然会来看看我。门开了,林洁看到了衣冠不整的我和乔炜,美丽的眼睛里充满的不解,委屈和难以置信,她低低的叫了一声,姐,你…乔炜冲上来想说些 什么,我打断了,林洁,不要怪乔炜,是我不好。“啪”,林洁使足了全身的劲打了我一巴掌,把我心里的愧疚全打没了,我在心里冷笑,我不欠你什么了。我脸上 一脸哀伤,林洁,乔炜爱的是你,你不要怪他,你要怪就怪我,你打想打就打吧。果然林洁伸出了手,乔炜阻止了她,我心想你们完了。林洁带着满脸的绝望和哀伤 冲出了公寓,乔炜没有追出去。我知道,林洁的性格是不会原谅乔炜了,而乔炜也会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事后,乔炜对我还充满愧疚,他认为是他 自己酒后乱性,伤害了我。而我有为了挽救他和林洁的感情拦下所有过错,替他挨了打,他对我充满感激。再后来,林洁辞职消失了,乔炜把我带回了家,他的父母 对我的大方得体很满意,不久我们就结婚了。婚后我过得很幸福,但我时不时的就会想起林洁绝望而哀伤的眼睛,我就会失眠。我总是在想,像我这样一个坏女人为 什么就不遭报应呢,世界上真的有因果吗?我当时不择手段得到乔炜真的是爱他吗?我想我爱的只是那种胜利的感觉。

乔炜篇

我是乔炜,今年29岁,在外国留学6年,回国替父亲打理生意。第一次见到岑婧的时候我就被震撼了,那是一种怎样的美啊,她是那样风情万种,那样勾魂摄魄,那 是一种成熟女性的妩媚和优雅,我自认也是个见过场面的人,但还是被她惊人的美震撼了。那是一次晚宴上,她的出现照亮了扛鋈说难劬?一身黑色的晚礼服 凸显出她高贵的气质,早就听说过这个商界有名的美女,但还是出乎我意料的美。除了美艳,她还被一种淡淡的忧伤笼罩着,更显得楚楚动人。

舞会 上,我忍不住对她说,你好美。但她的反应礼貌而冷淡:谢谢。我知道,我没入她的眼.我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她不在乎,我通过各种手段了 解了她的很多事情,比如父母离异,比如她跟众多男人周旋。不过无所谓,这个女人我要定了。我打听到她和公司里的一个叫林洁的小姑娘关系不错,如果我追求林 洁的话,她的自尊心肯定会受不了。我一直在找一个机会,但总觉得有点可以的成分。天助我也,林洁竟然跟岑婧一起参加晚宴,看得出来林洁是第一次参加,她很 紧张。林洁也算是个美人,但我更喜欢岑婧那一型的。我走到林洁身后,轻唤她一声,她被吓了一跳,竟然将酒泼在我身上。我很满意这个结果,这样转折很自然不 是吗?林洁显然也很感激我的绅士作风,舞会后,我就顺理成章的送林洁回去。林洁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她总是告诉我她是灰姑娘,终于碰到王子了。

我 拼命的对她好,我知道她一定会告诉岑婧,而岑婧终究会觉得不是滋味。从林洁口中,我也知道了岑婧的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有意要问,林洁很崇拜她,说什么事情 都能联想到她。我知道了岑婧忧伤的原因,一个不负责任的流浪歌手,这令我更想怜惜她。我的父母不干涉我的婚姻自由,但早就催我给他们带个儿媳妇回去,而他 们也会严格把关。我知道岑婧的身世不怎么好,父母肯定不会喜欢,但对林洁的没见过世面他们更无法接受。于是我带了林洁回家,林洁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自然 表现不好,父母后来让我三思后行,他们的理由是,这个女孩不会对你的事业有任何帮助,以后你们会有很严重的分歧。岑婧终于感觉到我的存在了,她约了我和林 洁去游泳,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此举的目的。果然,岑婧是一个人赴约的,而且穿了件极具诱惑的泳衣,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幸好林洁并不在意。没想到 岑婧游泳游的那么好,连高难度的蝶泳也会,不禁让我刮目相看,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而林洁,什么都不会,碰到水就哇哇乱叫。

岑婧对我很冷 淡,连话都没说几句,但我总觉得会有些故事发生才对。结束后,我想约岑婧一起吃饭,她却说身体不舒服,林洁说让我送她回去,她自己打车,我暗自高兴。我一 进她的闺房就感到一阵醉人的香气,不禁脱口而出:好香啊。她笑笑,礼貌的逐客:谢谢你,时候不早了,不留你了。好一个聪明的女人,收放自如。于是我留了张 名片给她,如果她心里有我,这是个机会。她不经意的将它扔在茶几上,优雅的说声慢走,我有点失望,看来她并不在意,这令我跟想得到她。男人是一种很有征服 欲的动物,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送我出门的时候,她竟然身子一歪晕了过去。我一把抱住她,送她回了卧室,她软软的躺在我怀里,那一刻真想就这样一直抱着 她。很快她就醒了,可能是暂时休克,也有可能……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她闭上眼睛的样子真美。

突然她泪流满面,吓坏我了,我以为她很 不舒服,我想去叫医生。她拉住我,不要,你陪我说会话就好了。 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很幸福的女人,谁知她竟然这么脆弱。她流着泪向我诉说了她的不幸,她的样子真令人心疼。任何一个女人都需要人来关怀的,她也是,虽然他表 面上很坚强。我摸摸她的头发,我怎样可以帮助你?我发誓,我说这话是真心的。她竟然冲我发火,自尊心强的女人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我犯规了。我假装不知所 措,她很快恢复了正常,笑着要请我喝酒。我很钟爱红酒,没想到她也喜欢,我心里很高兴,如此有品味的女人的确不多。

我假装酒量不好,开始乱 说话,我说她很漂亮,她比林洁更适合我,林洁什么都不会,我像个爸爸一样宠林洁,我很累。喝点酒胆子也大了,我抱着她跳舞,说她的腰好软,说她跳得真好, 林洁就不会跳,爸爸妈妈也不喜欢林洁。我说这些话,如果她心里有我,她会很高兴,就算她心里没我,也只当成醉话而已。但她一直没有推开我,我想她是喜欢我 的。后来我真的喝多了,但意识还清醒,我知道她把我的手机关了,还知道她把我拖到床上,把我的衣服脱了,也知道她根本没有上床。其实我有点失望,但我不想 惊动她。早晨我醒来的时候,她就躺在我的身边,一丝不挂,好像能说明什么,但我知道,什么都没有,只是在做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乐于配合。

我推醒了她,问她怎么回事。她很委屈得看着我,你自己做的事情还要问我。她起来对我说,你走吧,没人要你负责,昨天你喝得 太多了。我刚想说 什么,突然门铃响了,我知道是林洁,她一夜没有打通电话,自然会找到这里。门开了,林洁看到了衣冠不整的我和岑婧,美丽的眼睛里充满的不解,委屈和难以置 信,她低低的叫了一声,姐,你…我想说些什么被岑婧打断了,林洁,不要怪乔炜,是我不好。“啪”,林洁使足了全身的劲打了岑婧一巴掌,说实话,我很心 痛,为他们两个也为我自己,这一切林洁没有错,但也不只是岑婧的错啊。

岑婧一脸哀伤,林洁,乔炜 爱的是你,你不要怪他,你要怪就怪我,你打想打就打吧。林洁又伸出了手,我想也没想就抓住了她扬起的手,我知道我伤透了她的心,但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最好的 了断方式。林洁带着满脸的绝望和哀伤冲出了公寓,我没有追出去。一切顺理成章,名义上我对岑婧负责,但只有我知道这是我精心安排的,是我最想得 到的。再后来,林洁辞职消失了,我把岑婧带回了家,我的父母因为有林洁作比较,自然对岑婧的大方得体很满意,不久我们就结婚了。

婚后我们很恩爱,岑婧是个好妻子,也是我事业的得力助手,在她高明交际手段的帮助下,我如鱼得水,当然偶尔也会吃点醋。总之我对现状非常满意,只是偶尔会想起林洁,那个单纯的孩子,被我利用了之后,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林洁篇

我叫林洁,今年24岁,典型的苦命人,大家都以为我是女的,其实我出身的时候是男的。那时候家里一共有3个小孩:大哥,二姐和我。因家里穷,养不起,我被狠 心的爹妈卖到了泰国,从小做了人妖的手术。我从5岁开始就在泰国表演,也许有点天赋,加上耳濡目染,我的演技一流,其中尤其擅长装清纯。

17岁那年我装纯情,骗得一个无儿女的富老头的同情收养了我,我以为我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可是命运是那么的莫测,那个老头原来是一个降头师,想用我做试验,还好我会装,获取了他的信任,不能没被他试验,反而学会了他的那套东西,最后让他中了我的蛊,死在了我的手中。

19岁那年,经历了人间地狱的我决定回到我的出身地,要找那让我受到如此折磨的始作俑者--我的父母--报仇。来到了家乡,我了解到父母卖了我之后仍然无法抚 养两个小孩,不久把大哥送人了,想到这里我就忿忿不平,同样是父母所生,同样是男孩,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不男不女,不人不妖?我愈加仇恨我的父母了,而且 渐渐将这仇恨蔓延到了我的兄弟姐妹身上。后来我找到了他们,他们两个最后还是留下了他们喜欢的二女儿,买了一份保险,然后自杀骗取保险金。

为 什么他们能对自己的大儿子,二女儿这么好?不息舍弃自己的生命?!这两个年轻的男女虽然在血统上来说是我的姐妹兄弟,但是在我看来就是我的三世仇家,我一 定要用我所学抱负他们,要让他们生不如死之后的事情,我用在泰国已经拿捏熟练的演技出演了一个无知少女的形象,偶尔在当中有时候下点蛊控制一下,有时候换 个身份卖给他们一点道具,有时候顺水推一下舟,一切看起来那么的巧合但又是必然的。

终于那天早上,我背负着十几年的地狱生活,兴奋地在暗夜 里窥视了一夜,恰到好处地敲开了岑婧的门,演绎了一个受骗少女对所谓“奸夫淫妇”的满腔控诉,手掌隐藏着蛊毒扇了自以为是的女人一下,然后撒着泪光飞奔出 门,那是激动的泪光,兴奋的泪光。最后我以我的离职将整个复仇计划划上圆满的句号,从此以后我在深夜的屋顶上窥探这两个人的生活,忘了说了,这两个就是我 的大哥乔炜和二姐岑婧。

那个蛊毒会充分发挥亲兄妹夫妇对下一代负面影响,在他们生下了一个个白痴、启明星、怪胎后,他们才会明白,原来他们是兄妹。

关爱你的家人朋友,让爱传递,一生好运相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